不能呼吸的性高潮

赶快来吧……我受不了了……接吻过后,弟弟笑着对女子这幺说道。“讨厌……”撒娇的嗲声中,两个人又一次热吻。跟着她坐在沙发边缘,优雅地脱去上衣和裙子。“你老公昨晚有和你做吗?”“讨厌……他那幺忙,怎幺有空呢……”娇笑的同时,大嫂轻轻脱去内裤,然后分开雪白的大腿。紧跟着她用手指抚摸微微湿润的粉红色肉缝,并抬起热情的眼睛挑逗着弟弟。“哇……”看到那成熟躯体的魅力,弟弟几乎不能呼吸。也因此,他情不自禁地隔着裤子摸弄自己的肉茎。“弟弟,你看……我的身体怎幺样呀?”赤裸的大嫂这时把双手放在颈后交叉,边分开美丽且性感的双腿,边用亢奋的沙哑甜声问道。“太美了啊……不论乳房或是身材……还有那雪白的美腿……都叫人陶醉啊……”“是吗……那幺……赶快来吧……伸舌来舔啊……”大嫂把屁股正对弟弟,双手用力剥开湿淋淋的肉唇。“哇……真美的阴户啊!要是还有月经的血的话,那就更好了啊……呼呼……”对大嫂产生异常性慾的弟弟,一面搓揉自己已然充血的肉棒,一面忍不住似的伸出舌头在那盛开的阴门上舔。由于情慾上涨的缘故,舌尖同时也热吻到后门的花蕊。“啊……好棒……这样下去的话……会想泄的啊……”扭摆躯体的大嫂,无可救药地吐出呻吟。“那可不行喔……在我把肉棒插进去之前,你可不能先泄的,知道吗?苏苏……”边警告的弟弟,边舔着泄出淫蜜的肉缝。因而淫靡的吸吮声不时传出,更催化了两人的性感。“唔……我知道……噢……啊呀呀……”吐出浓烈喘息的大嫂,美丽的乳房频频美妙地摇动着。这幺一来,弟弟不由得幻想起脉动的肉棒插入火热的蜜壶里用力挖弄时的情景。因此那强烈的兴奋,更加使得他感到目眩。“来吧……亲爱的弟弟……用舌头来检查我的淫洞吧……”陷入激情深渊中的大嫂,不时摇动丰肥的乳房。可能是因为曾被残忍的玩弄过的缘故,尖端上两粒深红的乳首,异常肥大地突起。此外,浓密阴毛下所露出的阴唇也展现出成熟的色泽,而屁股的形状也非常性感。“来吧……自己把阴唇拉开然后玩弄阴核给我看吧!”弟弟兴奋地这样说道,眼睛因淫邪的慾望而发出红光。紧跟着,大嫂雪白的手指在玫瑰色的阴唇之间玩弄突起的肉芽,发出摩擦的声音。“噢噢……好棒……唔……呀呀……”全裸的美丽妖妇,前后扭动着雪白的屁股,在男人火热的眼光下开始表演手淫的癡态。“啊……太好了……舔我吧……让我泄出来吧……求求你……”“不行!在我插入肉棒以前,你是不能泄出来的!知道吗?”“啊啊……这太残忍了……唔唔……”已经兴奋到极点的大嫂,啜泣着仰倒在沙发上大声喊叫。“呼呼……你这淫蕩的女人,得让你知道我的厉害!”露出淫邪笑容的弟弟,这时弯下身来取出皮鞭。跟着他眼睛眨也不眨,就狠狠一鞭打在大嫂扭动的雪白美腿上。“啊啊……”因为皮鞭过烈的激痛,大嫂在这一剎那间几乎无法呼吸,就连话也都说不出来。“无耻的女人!还不快像母狗一样跪趴在沙发上让我鞭打你的屁股!快点啊……我今天一定要代替你丈夫处罚你!”因为凶暴的欲火,弟弟的声音变成亢奋。“是……是的……”大嫂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準备好有这一刻的来临。此时的她满怀着淫邪的热烈期待,慢慢翻转过雪白的身躯,狼狈地跪趴在沙发上。而那剧烈的痛楚则夹杂着罪恶的淫蕩感,迫使她流下泪来。“啪……啪……”连续两次,弟弟毫不留情地用那赤黑色的皮鞭在大嫂那丰满的屁股上用力抽打下去。“啊……饶了我吧……痛啊……不要打了……都是我不好……是我红杏出墙……啊啊……饶了我吧!”“像你这样的蕩妇,绝对不能轻饶!看我怎幺样修理你……”露出恶魔神情的弟弟,又加重力道赏了大嫂好几鞭。“啊……痛啊……唔……呀……啊啊……”边呻吟的时候,大嫂的眼神忽然飘至弟弟的裤档间,陶醉地看着在那里头脉动的年轻巨大肉茎。“嘿嘿……想被插入了是吗?果真是骚妇啊……”“啊……”被看穿心事的大嫂,面颊羞得通红。而那一次次刺骨的剧烈疼痛,更是使她的子宫猛烈收缩,阴核也开始充血坚硬。“想被插入了吗?想的话就说出来啊!”“是……啊啊……求求你……把那东西放进来吧……”大嫂抬起已出汗的裸体,用沙哑的声音和渴望的眼光向残忍的弟弟发出哀求。然而她所得到的回答,却是冷酷的辱骂和强劲的鞭打。“哼!太可笑了!背着丈夫偷情的女人,居然还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一定得给你一些好看才行……”弟弟说话时,继续用皮鞭在大嫂那圆润的屁股上抽打。“啊……别……别再折磨我了……快……快把那根粗大的东西……尽根插进来吧……”“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喔!骚妇!”随着辱骂声,皮鞭在雪白的躯体上留下鲜明的血红痕迹。而偌大的客厅中,频传出女人为激烈的疼痛而不停发出的啜泣。“喂!你是想要这个吗?”说完后,弟弟除去裤子,让勃起的肉棒一跃而出。“啊……”已经迷上虐待魔界的淫肉,眼前正追求着过去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败德的快感。也因此,在蜜肉剧烈的骚痒中,大嫂鸣咽着将眼光盯在弟弟股间那根巨大的肉棒上。同时她还下意识的伸出雪白的手指,去挖弄底下湿淋淋的肉缝,以及那坚硬的阴核。“啊!好大的肉棒啊……插进来一定会把肉穴撑裂的……”边幻想时,蜜穴深处又涌出浪蜜来。“喂!面对着我,记得扭屁股!知道吗?”边说时,弟弟边欣赏着大嫂在淩虐的快感里所露出的那妖艳的表情和成熟的肉体疯狂的扭动。跟着他马上把那成熟的肉体捲曲,随后粗暴地拉下沙发。“不要!轻一点啊……唔唔……”因为吃痛,大嫂吐出无助的哀嚎。“住口!臭女人!既然敢背叛丈夫,那就得接受这样的惩罚……给我过来!我要狠狠捣烂你的肉户。”说完后,弟弟放下皮鞭,狠狠打了大嫂一个耳光:“来……含进去!”“啊……”看着那冒出青筋的巨大肉棒,大嫂感到有些恐惧。比起自己的丈夫,那样的尺寸实在大得吓人哪!“快!给我放进嘴里,听到没?”怒骂声中,弟弟紧紧捉住大嫂的头,跟着他把肉冠仰腰送到她嘴前,然后狠狠塞了进去。“唔……唔唔……”才一开始而已,粗大的肉棒就已刺入喉咙。这使得大嫂感到呕心,强烈的反胃感使她非常难受。“唔……不……唔……唔唔……”虽然很想吐出口中的肉棒,但无奈弟弟却紧紧捉住她的头,不让她有任何可以挣脱的机会。“噢……很棒……多用点舌头……唔……噢噢……”随着龟头黏膜窜起的快感,弟弟口吐舒服的呻吟。由于肉茎频频被口腔黏膜包夹住的缘故,他一次次仰腰挺送,好让肉棒可以更深入大嫂的小口中。“好了……过来这儿吧……”没多久后,弟弟粗暴地拉起大嫂的头。跟着他把她扯到白色的房柱前,用双手向后抱的姿势,把大嫂的手和双脚迅速捆在那上面。“呼呼……全泄了……真是太淫蕩了啊……”淫笑的同时,弟弟蹲下身来用手指玩弄大嫂被迫大大分开的那湿淋淋的阴唇。“啊……饶了我吧……痛啊!”发出苦闷呻吟的大嫂,浏海正垂在前额上。那副模样,就是外人看到也会觉得心疼地皱起眉头。“嘿嘿……看吧!这是因为有这样容易泄的阴户,才会背叛老公做出淫乱的事吧……嘻嘻……”“啊……不是的……呀……啊啊……”受到羞辱的大嫂,激烈地摇动乳房和屁股。灯光下,她看起来很像陶醉在男人粗暴的指淫中一样,不断扭动美丽的雪白裸体。“哦……这样湿了呢……阴户能泄出的淫水的程度,实在是太令人惊讶了啊……”看着身体颤抖,为疯狂的淫欲而呻吟的大嫂,弟弟把沾满了大量淫蜜的手指伸到她眼前:“瞧!泄了这幺多了!真是淫乱的母猪啊……”对着那湿淋淋且不时吞吐蠕动的阴户,弟弟向露出癡呆状的大嫂狠狠的怒吼,并在摸弄她肉唇上的指尖上加强力量。“啊……放过我吧……求求你啊……”到了这个地步,大嫂只能拼了命摇动呈现盘腿姿势的雪白屁股,并主动的要求肉棒。“哦……有这幺想要吗?”“嗯……是……是的……”从肉洞中传出的强烈麻痒,已经夺去了大嫂的理智。“是吗?想要什幺东西放进去呢?”“啊……你知道的……快啊……”“知道什幺?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啊……”“啊……太……太过份了……”面对男人恶意的刁难,大嫂眼眶中流下无助的泪水。然而蜜缝中窜出的空虚,却依旧啃囓着她身上每一寸的细胞。“快……快把大肉棒插进我的湿洞中吧……”咬紧牙根后,大嫂终于从齿缝间吐出淫邪的话语。“嘿嘿……这才对嘛……”露出得意笑容的弟弟,这时手握股问粗硬的大肉棒。紧接着他把肉棒对準大嫂开展的蜜裂,然后微一挺腰,肉冠的前瑞便陷入那软绵绵的嫩肉中。“噗吱”一声,龟头已进去了。“噢……”火热的肉壁受到摩擦,大嫂发出欢喜的呼叫声。且无数的火花在脑海里爆炸,意识也开始朦胧。“唔……很湿……但好紧啊……”由于还没生过小孩,大嫂的肉洞还相当窄小。而肉棒就这幺藉着淫水的滋润,像颳破肉壁般的向里面挺进。“噢……”大嫂的裸体猛烈颤抖,只是这样的一击,就马上泄了。而伴随着肉穴的痉挛,大嫂的肉洞把弟弟的肉棒紧紧夹住。“唔……要夹断了。”因为无法抽插的关係,弟弟只好深深地插在里面,然后朝妖妇饥渴的子宫中喷射精液。“泄了……泄了……”汗水飞散,大嫂在那瞬间达到几乎不能呼吸的性高潮。